郑永年:中国对“西方发展了100年之后说的事”不感兴趣-2016经典语录

发帖时间:2015-12-19 02:27

  ——环球网专访郑永年系列之一

  编者按:“十三五”规划刚刚制定,针对未来五年中国与世界关系发展进行探讨的第二届“读懂中国”国际会议在北京刚结束。中国问题专家、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接受了环球网记者的专访,就外界解读中国十三五、中美大国关系以及世界格局等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外界最难懂“以中共为核心”的中国政治体制

  郑永年表示,中国的社会经济发展对于外界来说较好理解,真正难理解的是“中国模式”,其核心就是中国的政治体制,也就是郑必坚校长讲过的以中国共产党为核心的政治体制。目前的主要问题在于,西方和东方的话语体系没有对接。各说各话,没有互利互通。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一旦提到中国战略的层面,中西方沟通一定要达到互相懂得,才算真的沟通。

  西方误解中国就像中国误解西方,不管喜不喜欢,文化上的不同带来的误解都是不能避免的事实。不管中方还是西方,总有一些人看待彼此时会受意识形态的影响,但大部分人的态度还是比较客观的。中国要思考如何让外界理解中国,以及我们是否还有需要西方理解的事情,比如,教科书和社会科学体系。近代以来,整个社会科学体系都是西方建立起来的,西方一直主导话语权。现在中国崛起以后,西方有动力来理解中国,这是非常好的事情,中国本身也要下工夫,努力将两个话语体系对接起来。这是我们下一步的关键问题。

  中国认为微不足道的事,西方可能认为很重要

  郑永年认为,中国向外界解读自己的时候,一定要了解外界需要了解什么,这一点很重要。有些我们认为很微不足道的小事,在世界的眼中可能就是非常大的问题。有些事情我们认为很重要,外界可能并不这么认为。大家都是从自己的角度来说话。举个例子,如人民币升值2%,以前在80年代、90年代,人民币曾升值过10%或20%,那个时候世界也没任何反应。这样看的话,现在中国升值2%也不算什么,但现在实际情况不一样了。中国以前经济基数很小,对世界影响不大。现在经济基数已经很大了,人民币升值一点点整个世界经济就波动了。这就要求中国从大国角度去看待问题,我们认为很微小的事情,对于世界来讲也许很大。

  目前,我们还是从自己的话语体系来向世界解释事情,这也不可避免。如果能从另一个话语体系来解释十三五规划,对于生活在另一个体系的人们理解中国可能更有效一些,因为中国确实很大,做与不做都同外界联系很大。经济增长多一个或少一个百分点,对国家自身来说没什么重大影响,只要就业情况好、经济结构有改进就可以。但是,对于西方来讲,影响就很大。再比如,来趣味文学小说找原创短篇小说美文!,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思路对澳洲的矿业影响很大。现在中国二孩政策开放了,对新西兰奶粉业影响就很大。这就是一种“错位”,你的关注点和别人的关注点不一样。所以如果和澳洲介绍十三五计划,就要更关注全面二孩政策。要了解其他国家在考虑什么。

  中国对“西方发展100年后说的事情”不感兴趣

  同样,中国在试图理解西方的时候,有些西方向中国说的内容,我们并不感兴趣。比如,他们经常谈民主,而对我们来说,目前经济社会发展更重要。西方经历了100多年发展之后说的事情,中国并不感兴趣,感兴趣的是他们早期发展的情况。中国对日本在亚洲四小龙时期的产业升级很感兴趣,但对于他们来讲是已经过去的事情了。所以,处于不同话语体系和发展阶段的国家经常会出现信息错位。这是中国需要思考改进的地方。

  政府和媒体常说要讲好“中国故事”,郑永年指出,中国故事从古至今都太过于关注理论产品和规范性内容。西方和中国都太关注于文件上、字面上的东西。但是,讲好中国故事,要用行动,“做”最重要。有血有肉才生动,不要总是用冷冰冰的数据讲很抽象的内容。只给几个数据,是无法让外界理解的。应该具体阐述一下中国当今的成果是如何取得的。一个国家并没有抽象的大故事,而是汇集了一个个生动具体的小故事。这种故事是需要我们讲好的。行动导向的故事才是最好的故事。(采访、整理 张骜)

相关新闻

    热门排行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2013-2015 声势风行文学网( Www.Senwind.Net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34627号-1 技术支持: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