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的罂粟-2013经典语录

发帖时间:2014-01-25 07:34

4026年的夏天,他第九次的地球移居海王星资格考试。一如既往的没有通过。沮丧吗?当然。失望吗?当然。

这个时代,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在人口的增长和竞争的激烈,造就了一个个天才。能借助天赋而有所成就的人少之又少,这些故事真的是极少数的成功人士的人生经历。他很平常,很普通。他的名字叫魏S3375。他只能用这个名字,因为重名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了。为了有一个不重复的名字,他的父母写下了这一串字符,作为他一生的代号。

他用了自己所有的时间学习。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和父母一起外出了。还是那么勤奋,但是他的努力根本没有换来所谓的回报。他没有资格放弃,通过考试是他让自己距离理想的转折点,他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改变自己的命运。他有梦,他希望他可以移居海王星,海王星在如今的银河系就等同于上流社会。他希望每年他都有令人羡慕的工资,他希望他可以在银河系交易市场随意购买他需要的物品,他想要名气,他想要利益,他想要别人对他的尊敬。

想要这一切的地球人千千万万,当然不止他一个人。当第九次移居考试,他是真的绝望了。他尽力了,但还是无法实现他的理想。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是谁说过,只要尽力了,就算失败,也没有人会嘲笑?也不会留下遗憾?说这种话的人,恐怕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就是个理想主义的诗人。什么人生哲理、正义道德在这个时代显得如此苍白。

他已经两天没有进食,他虚弱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踏这房间里的教科书、练习本和资料,颤颤巍巍地走向卫生间。不想在躺在床上被饥饿和胃溃疡折磨至死,为了考试,他已经身无分文。瘫倒在镜子的水槽前,望着镜中的自己。深陷空洞的双眼,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庞,穿着洗得褪色的衣服,像从棺材里倒腾出来的死尸一样。镜子中的自己,是那么弱小,不堪一击。他开始仇恨,为什么自己是这种要死不活的模样。这种不经意流露出的脆弱让他自己厌恶自己。

他越看越生气,绝望之余,抓起塑料水杯,猛地砸向镜子。碎镜片散落一地。在破碎的镜片中映出他的憔悴,他无奈地苦笑,拿起了里自己最近的镜片,狠狠向左手的手腕划去。自杀,对于他来说只是一种不得已的选择。血,缓缓从那个年轻人的左腕的血管流出,肆意地流淌在地面,谱写出一曲悲壮绝望的挽歌,绘画出他为实现的理想。不甘心,还是不甘心。

意识越来越模糊。突然,一个魅惑的声音闯入他的脑海:“你想死却又不想死,真的舍得放手吗?如果放手,这么多年的努力又算什么。”

他的意识清醒了几分。心中暗道,难道是回光返照了?溢满鲜血的卫生间中出现了一个黑影。他眯了眯眼,吐出一句:“死神来带我走了。”

黑影笑着说:“死神忙着呢,在50年前地球的自杀率开始飙升时,死神那个老家伙就再也没有休假过。我和他是不一样的。我是恶魔。”

他愣了愣,恶魔吗?继而,野心像火焰一样燃烧了他的双眸。他急忙用右手按住伤口止血,挣扎着爬到黑影旁,卑微地祈求:“你帮帮我,帮帮我……”

恶魔饶有趣味地看着他:“你真是一个奇怪的人类,濒死却依然不甘。你要知道,要我帮你,是有代价的。”

他疯狂地瞪大眼睛,嚷嚷着、祈求着:“我只要一个资格,一个可以离开地球,移居海王星的资格。我没有未来,我只能用自己赌自己的未来。我要让父母为我骄傲,我要让人们瞻仰、敬佩我。我要的不多,我要的一点也不多啊……”

恶魔悲悯地看着他:“你没有财富,没有健康,没有权利,没有名望,没有爱情、亲情和友情,在这一切之中,你选择了名利,而不是健康?”

他的表情开始痛苦扭曲:“我不需要爱,那是一无是处的东西。我不需要财富,那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我不要健康,有健康而没有名利的日子,我受够了!”

恶魔笑了,说:“好。我会让你拥有你想要的名利,但我的报酬呢?”

他露出凄凉的笑:“我的身体,我的记忆,我的声音,我的寿命,我的灵魂,要什么,来趣味文学小说找原创短篇小说美文!,都拿去,我只有这些。”

“只有?你的父母呢?你的亲人也会给我吗?”恶魔礼貌地提醒。

他一咬牙,狠狠说:“是,是的。什么我都给!只要我可以给!”

恶魔随意地说:“那么就没有什么问题了。交易正式开始,于12小时后结束,当我让魏S3375通过移居考试,拥有成为海王星居民的资格,魏S3375将对我兑现他向我许下的承诺。届时,交易完毕。”说完,恶魔便消失了。

他颤抖地站起来,发现割腕的伤口已经愈合,身上的名牌衣物代替了自己原来的旧衣服。他小心拾起地上的一片镜片,诧异地看着镜中的自己,虽然气色不算好,但还是比以前疾、饿交加的那要死的样子好多了。

再次来到移居考试的举办地,这是第十次尝试。

批改试卷的教授拿着魏S3375的试卷,翻来覆去地看。“这张试卷,是完美的!一定要找到这个人,一定要让这个人移居到海王星,再好好地培养他!”他如愿以偿,他出名了。他做出了举行移居资格考试以来最完美的试卷。一时,人人皆知。

还剩下3个小时。他迷茫了。只能享受那么几小时的愉悦吗?不,当然不。他迷茫的眼找到了焦距,他要活着好好享受,他还年轻,还有好多时间。只剩最后一个小时,他像发疯了一样,推开周围采访的记者和狂热的粉丝,冲向了市中心的大教堂。教堂,是啊,那里有上帝的庇佑,恶魔是无法进入教堂的。他在十二小时之约结束前躲进了教堂。

一位白发苍苍又慈祥的神职人员向他走来。他慌乱地向老人求助,“您帮帮我,有恶魔缠上了我,我需要主的庇佑!”老人笑了,拥抱着他:“不用怕,孩子。主是爱着诚实的孩子的。”老人的语气突然变化了,“可是,你可是一个出尔反尔的孩子啊。”一把刀插入了他的后背,他惊恐地瞪大双眼,颤抖着,因疼痛而发紫的唇吐出一句话:“你……是恶魔。”老人笑了,是发自内心的愉悦:“错了,我是死神。你怎么总是分不清我和恶魔。”老人松开了他。他倒在了地上。眼睛睁得大大的,望向教堂的十字架。

次日,新闻公布,银河系第一天才魏S3375被杀害在大教堂。而有十四位重要的人物出席他的葬礼。

傍晚,在教堂上空,一位老人和一抹黑影站在一起,有一些诡异。老人呵呵一笑:“你看,和你相比,我还是略胜一筹,取了那个撒谎的孩子一家的命。”恶魔不满地说:“是他违背约定,跑进了我无法进入的教堂。”老人愉快地,像唱歌一样:“认输吧!这场赌局,你输了。我可比你了解人类。”黑影用冰冷的语气说:“再找一个人类,再比一次。”

晚风一拂,教堂上什么也没有。(短文学网 )

作者卫苏綪的文集 欢迎投稿,注册或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热门排行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2013-2014 声势风行文学网( Www.Senwind.Net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34627号-1 技术支持: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