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不能归,君心谁知?(短篇小说)文/秘淑侠仙-趣味文学

发帖时间:2014-01-02 10:31

【李陵生年不详,史学界也无定论。本文纯属虚构。ps:我很喜欢汉朝的李陵这个人物,小时候看《大汉天子》,大爱刘冠翔演的李陵。李陵真心没做过什么对不起大汉的事,如果他真心叛汉的话,就汉武帝晚年汉朝那样儿,李陵完全可以灭了汉朝,可是他没有。】

【历史是挂小说的钉子,所以我写的李陵“投降”时是十七岁,十二年后才二十九岁,我喜欢这个年龄阶段的有故事的男子^_^(第一部分算是个引子)】
1、汉家李将军,三代将门子
此为汉武帝天汉元年,公元前100年。
此时他年方十六,已经任侍中建章监,掌建章骑营之羽林护卫,人评他“善骑射,事亲孝,与士信,临财廉,取予义,分别有让,恭俭下人。爱人,谦让,有国士之风,能得人之死力。常思奋不顾身,以殉国家之急。”
他就是汉飞将军李广之嫡孙李陵。
李府。
他像往常一样起床后,练剑、练箭。其实他的箭术已经堪称百步穿杨,百发百中但他依然每天练箭,因为他等待着有一天可以直捣单于庭,建功立业,以了祖父不得封侯的夙愿。当然他的剑术也很好,好到与江湖上顶顶有名的侠女月蝉不相上下,月蝉江湖人称“蝉剑如月”,因为月光无处不在,而月蝉的剑,剑气如月光,柔和、无处不在,但她剑的杀伤力却绝对不柔和,剑光到处,光芒凌厉,杀气纵横。
当李陵收起剑的时候,一只信鸽落入了他的手中,他欣喜着取下信——长安街长安居,只有六个字,他简单洗漱后,便飞奔出府。
长安居。
“蝉儿!蝉儿!”他一进长安居便高兴的叫起来。
“陵!这儿!”月蝉看到了李陵高兴的招呼他。
“如此想念我吗?这么早便要见我?”一般来说晨练时间,月蝉是不会发信鸽的。


“我结合你们李家剑创出了一套新的剑法,我叫它‘陵月剑法’,可以双剑合璧的,我们这就去练练好不好?”月蝉兴奋地告诉李陵,这是他研究了很久的结合双剑合璧,杀伤力也远远超出单个人的剑法,不仅有她自己的特色还兼容了李家剑的精华,可谓是一套杰出的剑法。
“真的!太好了!蝉儿你真棒!”李陵兴奋不已。
此刻的他们都带着孩子的单纯,笑容是那么的灿烂,尽管他们一个是名动江湖的侠女剑客,一个是享誉大汉的将门之子。
“孙少爷,原来你真的在这儿!老将军找您。”就在他们起身要离开时,李府的侍卫赶来了。李陵一听爷爷找他,不敢怠慢,兴奋劲顿时没了:“蝉儿,现在去不成了,爷爷找我。——哎呀,糟了,我一早跑出来都没告诉爷爷!”说着他一边往回跑,一边向月蝉挥手告别,还约定着下次一定合练她的“陵月剑法”。
然而,他们都不知道,这一别那套陵月剑法是永远也练不成了。
李府。
“爷爷,您找陵儿?”李陵一进正厅便见到爷爷李广正襟危坐,好严肃的立在厅里,想起自己早上一高兴跑了没跟爷爷说一声,爷爷肯定生气了,不由得问的很是小心,爷爷的家法或者军法对自己向来是极其严格的。
李广一声“哼”,吓的李陵赶紧解释道:“爷爷,我晨练完才出去的,没有偷懒。” 有一次晨练时不认真便被打了二十军棍,以后晨练便再不敢偷懒,这次要是爷爷认为自己晨练没完便跑了出去,可是冤枉了。李广盯着他不说话,李陵觉得浑身不自在,于是低着头委委屈屈地跪下道:“陵儿知错!陵儿一大早跑出去没有跟爷爷说,爷爷别生气了!”
“听士兵说你接到一只信鸽便乐得一溜烟地跑了,何事如此着急呀?”李广还算和蔼地问。
“我……因为……”李陵有些心急,侍卫在长安居找到他,还说了一句“原来你真的在这儿”,似乎爷爷知道自己经常去那儿,长安居是个酒楼舞馆,他常光临那里,不知道爷爷会不会生气,自己与月蝉的事也一直没敢告诉爷爷,不知道爷爷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李陵吱唔了半天也没说出句话来,只是低着头,等待爷爷发落。
“你若真的喜欢人家,就把人家带来给爷爷瞧瞧,还这么偷偷摸摸的,不怕外人笑话?”
李陵一听爷爷的态度极好,兴奋莫名,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和月蝉会这么顺利。其实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他和月蝉何止是不顺利?
都说好事成双,令李陵更高兴的是汉武帝决定派遣李陵带领八百精锐骑兵入匈奴勘察地形。然而飞将军听到这个消息却没有露出多大的欣喜神色,他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了。
李陵很快带了月蝉来见李广,高兴地连连一套剑法的时间都不舍得耽搁。
李广对月蝉甚是喜欢,她豪爽,大方,绝不小家子气,有时行事雷厉风行,有时娇柔如大家闺秀。李广甚至想收月蝉为徒,李陵怎么都不让,这徒弟一收,月蝉岂不是比自己高出一辈了?
由于汉武帝的命令,自从月蝉见了李广将军,李陵也开始整日的忙于军务,幸好月蝉时时出现在李府见面倒是不难,只是那套“陵月剑法”至今还是没有使用过一次。
李陵何其幸也!少年得志,红颜相伴,夫复何求?
只是他不知道,这次考查地形便是他不幸的开始,上苍何其无情?似乎将那种种的时运不济悉数砸到了李府。
2、结发有奇策,少年成壮士
李陵训练完备,只待皇帝一声令下,便可以整装而发。
凉秋九月,汉武帝令李陵将八百骑,深入匈奴两千余里,过居延视地形。李陵自小收到祖父与伯父的影响,虽未直接进入匈奴腹地,但是对匈奴并不陌生,一路行来,军纪言明,壮志凌云,虽然是勘察地形但是这支军队从主帅到士兵没有一个不想遇到些匈奴兵,一显身手的,但是却是未见匈奴一兵一卒。这该是他们的幸运吧!
李陵终是不负圣命,还朝后,即被拜为骑都尉。
此时的汉武帝已经决定再次对匈奴主动出击,一是为了血平城战败之耻,二是为自己的宠妃李夫人之兄一个几回加官进爵,他认为此次战争亦是必胜。然而他不知道,李广利与卫青和霍去病何止是有天壤之别?汉武帝主意一定,恰巧此刻勘察地形胜利而归,于是立即其令将勇敢五千人,教射酒泉、张掖以备胡。这个精锐之师原是由汉武帝亲自缔造,由霍去病统领,当时只有八百余人,在霍去病的领导下,这支队伍彻底击败匈奴立了不少大功。传到李陵手中,这只军队以扩大到五千人,汉武帝对这支队伍十分自豪,将此交与李陵之手可见汉武帝对李陵的重视,以及此次必胜的决心。
离开长安的那一日,李陵与月蝉长安离别,他壮志满怀,身负君命,便下定决心绝不有负圣上所托;她是一代侠女,此刻竟也露出小女儿的情态,不舍、关怀都写在脸上,然而只是一瞬,月蝉立即豪爽地道:“大丈夫自当建功立业,驰骋沙场,笑傲王侯!本姑娘恨生非男儿不能跃马金戈,直捣单于庭!君直赴耳,勿以妾为念!”月蝉如此,李陵更是热情澎湃,他道:“回来一定与你好好研究咱们的‘陵月剑法’!”
如若李陵不离去多好,如若汉武帝不那么重视李陵多好,如若李陵不要在后来请缨出征多好,如若这五千精锐之师便随着霍去病的离开从此也不存在多好,如若他们本就不曾相遇多好……然而一切都在进行中,那套陵月剑法,终究只能在长安成为过去,成为他也是她的回忆……
汉武帝天汉二年,秋。
今年的秋天似乎有些寒冷,像是冬日提前来临了一般。平静了很久的大汉王朝似乎因为秋的冷意而不甘平静了。将大汉王朝发展到空前繁荣的汉武帝终于下了他酝酿以久的诏令: “雪高祖平城之耻,责单于轻谩吕后之罪,令李广利为主帅出击匈奴!”
毫无疑问这一道圣旨传到了张掖酒泉一带——然而却是调李陵在此次军事活动中掌管军需工作,做李广利的后勤,很明显武帝想要李广利立功。
李陵毫无表情地接了圣旨,做李广利的后勤,怎么可以?剑指苍穹,正面杀敌,血染沙场,马革裹尸,方显英雄本色。
于是出征之前,于武台(地名)他请缨:“臣所将屯边者,皆楚荆勇士奇才剑客也,力扼虎射命中,臣愿自当一队,以分单于兵,勿使专向贰师军。”
李陵的请缨无疑是武帝不愿意见到的,他一心想要小舅子李广利建功立业,李陵此刻请缨出战,以他之能何有李广利立功之机?令李陵为贰师将军将辎重,可以完全可以确保李广利后方无忧,在兵力充足的情况下,尽管李广利没有卫青霍去病之才,取胜亦非难事,这是武帝的想法。但少年的豪情壮志他不想一下子浇灭,于是道:“吾发军多,无骑与汝。”
“无所事骑,臣愿以少击众,步兵五千人涉单于庭!”李陵正当意气风发之时,加之这五千人的战斗力绝对是以一当十的,他跃跃欲试。
少年意气风发,武帝赞许,准其请求。后诏强弩都尉路博徳于半道接应李陵军,路博徳原来是伏波将军,竟是不愿如此接应李陵,于是上疏曰:“方秋匈奴马肥,未可与战,臣愿留陵至春,俱将酒泉、张掖骑各五千人并击东西浚稽,可必擒也。”谁知武帝看到路博徳的奏疏,满心以为是李陵后悔自带五千步兵出击,而让路博徳上疏言明,武帝甚是生气,竟对路博徳言:“吾欲予李陵骑,云‘欲以少击众’。”并且对李陵诏令言:“以九月发,出遮虏鄣,至东浚稽山南龙勒水上,徘徊观虏,即亡所见,cu(第四声)野侯赵破奴故道抵受降城休士,因置骑以闻。所与博德言者云何?具以书对。”令李陵如何行军倒无甚不可,只是竟然要求李陵汇报他与路博徳的一言一行,这不是对二人有所怀疑吗?
听此诏书,李陵于是将其步卒五千人出居延,北行三十日,至浚稽山止营经过的山川地形,都令麾下的骑兵,陈步乐记载下来回奏给汉武帝。汉武帝得知李陵领兵有方,士卒皆愿意效死力,龙颜大悦,封陈步乐为郎。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李广与匈奴大小七十余战不曾遇到单于亲征,卫青、霍去病也不曾与匈奴单于对战,偏偏李陵首战塞外竟遭遇了单于三万人的骑兵围歼。李陵临危不惧,指挥若定。因为军队扎于两山之间,李陵便令以大车为营。亲率士兵到营外摆列布阵,前行执戟盾,后行持弓虏,令曰:“闻鼓声而纵,闻金声而止。”单于见李陵军少,于是径直奔赴营寨而来。李陵搏战攻之,千弩俱发,应弦而倒。单于兵略退,李陵乘胜追击,抵山谷中,斩杀匈奴数千人。单于大惊而退。
首遇匈奴大获全胜,行至花湖城的李陵见花湖城一带水草茂密,四面沙丘回护于是屯兵于此。次日一早,李陵举目南望,来趣味文学找幽默文学段子!,远处祁连雪山皑皑生辉,近处烽燧矗然耸立,想到前辈的赫赫战功,不禁豪情顿生,想起霍去病的封狼居胥,他一腔热血澎湃,于是也萌生勒石记功之志,于石碑上亲自写下“誉满边关”,署名“骑都尉李少卿题”。
且说单于退后,心下不甘,三万骑兵竟不敌李陵五千步卒,羞耻也。于是调左右两路共八万多骑对战李陵军。此时匈奴兵约计十万,而李陵只剩下不到五千人,力量悬殊至极。然而李陵竟是边战边退丝毫不乱,丝毫不想一个首战匈奴的少年竟像多年驰骋沙场的大将。李陵边战边退数日下来,士卒皆负伤,但在李陵的带领下,士兵三创者载撵。而创者将车,一创者持兵战。李陵军退居沼泽蒹苇中,单于军队纵火欲火烧李陵军,李陵亦令军中从苇丛内焚火以自救。
如此竟是与单于军队战了十余日,那是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战役,那是一场汉朝历史上的神话,那是一场令李陵传遍浩浩青史的战争,然而同时那也是一场令李陵背负汉奸之名的战斗。他因一战而成名,也因一战而名裂。
单于与李陵苦战十余日,竟不能灭李陵军,而李陵且战且退,直奔南方,单于怀疑有埋伏,便欲退兵,然而,单于当户言:“单于自将数万骑兵击汉数千步兵而不灭,后无以复使边臣,令汉益轻匈奴。” 于是单于决定不惜任何代价,消灭李陵军,但是他对李陵此刻产生敬佩之心,一心欲活捉李陵。
这场战争已经不是惨烈二字可以形容,修罗之长不过如此。
或许是天意,单于百般无奈之下,欲退兵之时,竟有李陵军中之人前来泄密,告知李陵军并无后援,而且弓矢已尽,弹尽粮绝。原来这个士兵叫管敢,因为受了小校尉的侮辱,而自己投奔了匈奴。单于闻言大喜,士气顿涨,单于令全歼李陵步兵,活捉李陵!
至此,李陵只余四百余人,而无论是赵破奴还是路博徳抑或李广利的援军,或是距离太远无法赶至救援,或是闻单于十万军队而被下破了胆不敢支援,李陵竟只有仰天长叹:“复得数十矢,足以脱困矣!奈何天命不遂!罢,罢,众将趁夜间小路散去罢,如幸回朝,告知天子此中战死的数千好男儿!”士兵皆泣,不忍去,欲与李陵同生共死。李陵语重心长,道:“好兄弟,你们的妻儿还在长安遥首期盼你们归去,莫在此白白牺牲了性命。回罢,这是军令!”
李陵擦了一夜的宝剑,想着长安的月蝉,或许那套陵月剑法要等到下辈子再一起练习了……
3、既失大军援,遂婴穹庐耻
不知睡了多久,醒来的李陵有些恍惚:“这是在阎王殿吗?怎不见我战死的好兄弟呢?”;李陵喃喃自语,但是他身上的疼痛似乎提醒着他这不是阎王殿,他还或者。可他为什么还活着呢?他记得那一箭明明射向了他的心脏。他艰难的触了一下心脏处的箭伤,一碰便是痛极——偏了寸许,自己当真还活着。这是哪里?――环顾四周,大惊:“这是匈奴的营寨!”可能是他的这句话经来了人,一匈奴女子揭账而入,面带笑容,有大漠女儿的英气,却也是个美丽的姑娘,李陵见她装扮知道不是一般的女子。
“你醒了。”女子边说着边为李陵倒了杯水,递给他,继续道:“我是胭脂公主,这里我住的营帐,单于要我照顾你。”
李陵心下顿时有些明了,单于想要自己归附,竟令公主亲自照顾。李陵想到此,竟复闭目睡去了,打算不吃不喝。
胭脂公主道:“你是勇士,我们敬佩勇士。你既然活了下来,便有活下来的用处,怎么能浪费上苍给予你的生命呢?”
李陵心下有个年头一闪而过,是的不能浪费了生命,既然没有死去,那么不乏好好利用这活着的身躯。
几日下来,身体渐好,单于竟也来看了他数次,在单于的再三劝说下,他终于道:“单于如此看中,陵却之不恭!”只此一句,胭脂笑了,单于更是举杯大笑,当晚大庆。
然而消息传入长安,武帝震怒,他宁愿李陵已经战死,他居然敢投降!大臣们噤若寒蝉,纷纷责备李陵,唯太史公司马迁言:“李陵乃国士也,是大汉最优秀的人才,平时爱士卒,忠君报国,他必定是欲以有为也而诈降。且李陵在无援军的情况下,以五千步兵斩杀匈奴数万人,可谓居功甚大。其他三路均为欲战,独李陵欲战且血战到底,实是无过也。”武帝闻言更是大怒,觉得司马迁有诋毁贰师将军、言自己出军不当之意,还未罪臣开脱,一怒之下竟要处死司马迁。
月蝉听闻长安城处处议论都尉李陵投降匈奴,她怎么也不能相信,他是将门之子,他是令匈奴闻风丧胆的飞将军李广之孙,他怎么会投降匈奴?前几天不是还听说他斩杀单于军过万人吗?今儿怎么就成了大汉王朝的罪人,怎么就成了叛国者?
月蝉无法冷静,她冲进李陵好友任立政家中,不由分说的拿剑驾上任立政的脖子,不顾任立政家中还有客人在,冷声问:“他真的投降了吗?是假的,对不对?”
包括任立政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摇头叹息,任立政道:“传来的消息,李陵兵败投降匈奴!太史公为其辩护被处以宫刑。”月蝉愣在当地,手中的剑“哐当”,她喃喃自语:“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他怎么会投降呢?”她宁愿李陵已经死了,那么她陪着他去,下辈子也在一起。
是夜,一骑骏马飞驰出长安,马上女子手持长剑,月下白衣如雪,直奔玉门关。
那一日,单于公主营大乱,士兵来报,有一汉人女子闯入军营,斩杀兵士数人,哨兵阻拦不住,那女子手中之间凌厉无比,剑光无处不在,如月光笼罩,然剑光所过之处,但有人即是非死即伤。李陵重伤未愈,听此描述,心内五位翻腾,不由焦急万分,生怕那女子有何闪失,于是不顾胭脂公主阻拦,强行出帐,只见一白衣女子,鬓发微乱,白衣上血迹斑斑,手中利剑直指军帐,正是月蝉。
一见李陵,月蝉情绪激动,竟是难以成言,俏丽的面容上挂着两行清泪。李陵一时竟也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四周都是匈奴人,更有胭脂公主在身侧,他要如何做?
“为什么?”终究是月蝉先开了口,但声音却是那么低,低到不知道李陵有没有听到,因为他没有回答。
“为什么?!”月蝉几乎声嘶力竭的质问。
李陵眼已朦胧,但他要怎样告诉她呢?他能说“欲以有为也”吗?他不能,他连一句“你相信我”都不能说,此刻身处敌营一不小心便是什么计策都不要想了。
月蝉见李陵始终不发一言,皓腕轻转,蝉剑速起,直向李陵刺来,众人大惊,胭脂公主来不及反应,月蝉的剑已经刺入李陵的胸口,鲜血顺着剑尖汩汩而流。李陵本就重伤未愈,如今更是面色惨白,眼神中痛苦、无奈、心伤、怜爱,让人看不懂了。胭脂公主立刻喝令拿下月蝉,月蝉却是不动,她似乎已经忘记此刻身处何处。李陵蓦然伸手抓住月蝉的剑,掌心被刺的生疼,他不顾,只硬生生将剑从胸口拔出,胭脂大惊,月蝉不住的摇头,不知要表达什么,或许只是想减轻心里的痛苦。
“公主,请放她走。”李陵忍痛缓缓开口。
“不行!她私闯营帐,还要杀了你。”胭脂公主怎么可能放了这个“疯狂的女人”。
“我求你!”李陵无论如何不能让月蝉被匈奴人抓住,哪怕是求匈奴公主。他知道公主对他有心,所以胭脂公主应该会答应他。
李陵见胭脂在犹豫,于是接着道:“她是我曾经很爱的女孩。公主,放她走吧!”
“曾经?”只是曾经吗?胭脂还未说话,月蝉听到那曾经二字,摇头流泪,今晚,她觉得自己竟是那么脆弱。
“放她走!”胭脂终于下令,因为李陵面色煞白,明显已经很难再坚持下去,若不及时医治,只怕便会丧命于此了。
“李陵!你我恩、断、义、绝,从此陌路!”月蝉挥剑而起,一缕青丝随剑飘落,被大漠的狂风吹散,飘远,不见!
转身,离去……
李陵昏倒在地。
4、引领望子卿,非君谁相理
留在匈奴的李陵逐渐痊愈,单于三番两次地提出要将胭脂公主嫁与李陵,然而都被李陵委婉回绝,单于也不向逼迫。
然而,单于善待李陵的消息穿到汉朝,却是令武帝震怒,更难忍受的便是公孙敖竟然带回消息说李陵在为匈奴人训练军队,而且李广将军竟在与匈奴再一次的战役中迷失路途误了行军的日期,李广不愿受辱于刀笔之吏去幕府受审讯,竟横刀自刎。这一切终于让武帝无可忍受,竟是下令灭了李家三族。
后有使者去匈奴,言之于李陵,李陵痛曰:“吾为汉将步卒五千人横行匈奴,以无救而败,何负于汉而诛吾家?!”
使者言:“汉闻李少卿教匈奴为兵。”
李陵痛极反笑:“哈哈,我为匈奴练兵,我若为匈奴练兵,汉朝岂会安宁?是李绪,不是我!”
李绪原本是汉朝塞外的都尉,居奚侯城,匈奴攻打之时,李绪投降了匈奴。
“欲以有为也”的李陵刚刚取得匈奴单于的信任,想联络汉朝里应外合,却在这个时候得到家人被株连的消息。李家被株连,月蝉如何了?她不是李家人,应该无碍吧!李陵不可置信的遥望着长安,那是他的故国,他忍辱偷生一心效忠的故国,他的君主不信任他,竟是族灭了他的族人!任沙漠的狂风吹乱未椎成胡髻的黑发,他的心在这一刻,死了!既已如此复归何益呢?
李陵痛恨李绪,本就不屑李绪为人极其所为,于是刺杀李绪,匈奴阏支要杀李陵,单于护送李陵暂避。
不久,李陵娶了匈奴的公主,但那一夜,他的脑中却全是月蝉的影子。她还好吗?她也自始至终的相信自己是真正的投降者吗?她还恨自己吗?罢了,当日她挥剑段青丝,早就恩断义绝了!还是忘了自己吧,堂堂女侠怎么能对一个叛徒念念不忘呢?
虽然娶了胭脂公主,接受了单于拜封的右校王,但是李陵终日抑郁难乐,他习惯于去北海找苏武,苏武出使匈奴被扣留,虽在北海苦寒之地,却节操不改,李陵晋封右校王之后,苏武的日子总算好过了一些。苏武不降,李陵懂,李陵的处境与心境,苏武懂,也只有苏武懂吧!
李陵一直挂着右校王的投降,却从不为匈奴谋一事,他尽量避免参加一些议事,他与公主“相敬如宾”,胭脂公主却从来不恼,或是觉得李陵的心里还只有月蝉,或是李陵的心从就未在匈奴,可胭脂不管这些,她只守着他,默默忍受着族人的冷言冷语,因为她爱他。她有时可以看到丈夫眼中的愧疚,她都回以一笑,只要李陵明白她的心,就够了。
晚年的汉武帝越发的迷信,越发的想要长生不老,越发的想在他的手中将匈奴尽灭。他信任方士,与仁爱恭谨的太子不和,江充用事小人横行,最终一场巫蛊之祸横来,征战匈奴数十年,竟是一场内战似乎耗尽了汉王朝的心血。太子伏诛,国力渐衰,盛极一时的大汉王朝似乎有些盛极而衰的趋势。然而尽管如此,汉武帝明知不久于人世,竟又发动了一场对匈奴的战役。
或许这也是苍天从不怜惜李陵,一直挂着闲职再也无法置身事外,匈奴各部王爷当户纷纷要求李陵出战,表达对匈奴的忠心。看着尽力斡旋,无可奈何的妻子,李陵觉得愧疚,无法,只能再次披上战甲。
真是捉弄人呢?竟然在浚稽山开战,又是浚稽山却是两番景象。
其实这是一场对汉朝极其不利的战争,汉王朝已经精疲力竭了,却还主动出击,而匈奴一直以来休养生息;汉王朝再次派出了李广利或许也是无人可用了,这一场战争的胜负其早已经定了。
最苦的是李陵,他既不能真正的为匈奴出谋划策对汉军斩尽杀绝,又不能完全不顾匈奴士兵的生死。如果是匈奴侵犯大汉,他会在匈奴兵出发之前就尽全力阻止,可这场战争根本对双方来说都毫无意义,对汉朝是武帝的的孤注一掷,对匈奴是蓄势待发的一雪前耻,对百姓毫无益处。
李陵二战浚稽山的结果是,汉朝损失惨重,李广利因为谋立李夫人之子刘髆为太子为能成功而在生死关头愤而带七万士兵投降匈奴,然而匈奴也不算胜利。
战后,单于王子言:“右校王所率部队明明可以全歼汉军,却没有。以他的作战能力,完全可以让汉朝惨败。”
李陵不发一言,任凭别人揣测、腹诽。倒是胭脂公主理直气壮:“李陵只是副将,并没有全权指挥军队,汉朝损失也算惨重,李陵就算无功,他人也无权指责!”
塞外的夜色格外的辽阔,长安的夜是什么样的呢?还是原来的样子吗?原来很多真的要在记忆中模糊了。
不知不觉间,李陵又来到了北海。
“少卿,为何深夜至此?”苏武见到李陵,有些惊讶,夜已经深了,怎么还会来北海。
“睡不着,出来走走,就走到你这里了。”李陵就直接坐在苏武旁边的地上。
“知道你心里苦。这次浚稽山一战,你很为难。其实,以你的能力,以你在匈奴的地位,以汉朝现在的实力,朝中无将,太子伏诛,朝官谋利,如果你心不在汉,如果你汉有怨念心存报复,汉朝早就毁了,可是你没有这么做,反而尽力斡旋匈奴与汉和平相处,却无人理解你。如何睡得着啊!”苏武感慨,李少卿活得也很苦。
“我没想到,皇上不信我……”李陵尽量平复着心情,尽量保持着无所谓的姿态,然而他抬头望天的茫然神色,他无奈茫然的眼神,都说明他心里痛。低头想努力平复心情,下一句话却已经哽咽:“她居然也不信我……子卿,我到底是自作自受,在匈奴醒来的那一刻,就该拔剑自刎。”
“我若归去,会告诉她的。月蝉,她能理解的。”
李陵仰头,尽量将眼眶中莫名的浊泪倒回眼内,他有什么权利伤痛呢?苏武看在眼中,只是稳稳地拍拍好友的肩膀,那是无言的安慰与理解。
远处的胭脂公主见到这一幕,两行清泪流下,或许她也懂李陵的心,只是李陵从来不和交谈这些,谁让自己是匈奴的公主呢?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5、复归何益?吾已胡服矣!
公元前87年,武帝崩。八岁的刘弗陵继位,大将军霍光、左将军上官桀、御史大夫桑弘羊、车骑将军金日di(第一声)辅政,是为汉昭帝。
李陵在匈奴已经度过了12年,他十七岁领兵出居延,战匈奴与浚稽山,如今竟已经是匈奴的右校王,当真是造化弄人啊!
李陵奔赴北海告知苏武现在汉朝是元平元年,苏武听后南向而拜,咳血昏厥!李陵亦是痛何如斯,武帝已经崩,那么注定自己要做一辈子叛徒了。其实他在期翼什么呢?还有什么只得期翼的吗?武帝已去,尽管苏武归去,禀承昭帝,还他清白,又有何益?
昭帝即位后,匈奴与汉朝通婚,汉朝要求匈奴放苏武回朝,匈奴言苏武已死。不久汉朝得一绢帛书苏武困于北海,是年,霍光、上官桀、任立政赴匈奴迎苏武、李陵回朝。
任立政出发之前,府上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月蝉。
“任大哥。带我去,我想见他。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带我去的,任大哥?”月蝉开门见山的要求,语气坚决,又带着哀求,她是真的想见他,十二年来她努力想忘记他,可是她做不到,她仗剑江湖四海为家,她漂泊无定,一位忙碌起来便会忘了所有,可是她做不到。
“好,我们带你去,但是……见他也好。”任立政太明白他们之间的爱恨,他也知道,尽管他不答应,月蝉也会想法子去。于是任立政让月蝉扮作侍卫跟随,得间隙见李陵。
任立政等人到了匈奴,单于置酒招待,李陵、卫律都在席。卫律父亲本是胡人,随李广利降匈奴,常伴在单于左右,极尽谄媚之能事,单于喜之,而李陵少与之交游。
任立政等人见多人在席,无法与李陵私下言语,便用眼睛盯着李陵,又屡次自循其刀环,示意他“可还”。李陵会意,退席片刻,再出来时已是胡服椎结,举杯像任立政霍光上官桀敬酒,豪气大饮。任立政会意,但是依旧不放弃,大声说:“汉已大赦,中国安乐,主上富于春秋,霍子孟、上官少叔用事。”任立政的意思恨明显,霍光、上官桀都是李陵故交,只要还汉,没人敢说他是叛徒、汉奸。
李陵何尝不懂任立政话中之意,但只是沉默不语,半晌,卫律有事离席,才举杯向任立政道:“吾已胡服矣!”
任立政长叹一声,道:“少卿何苦!”
李陵苦笑摇头。
任立政直言道:“少卿归故乡,毋忧富贵。”
李陵道:“少公,归易耳,恐再辱,奈何!”陇西李氏已经以李陵为耻,他已经在匈奴十二年之久,娶了匈奴公主,做了匈奴右校王,如何能在昭帝继位、故交辅政之时再重归汉朝,如此,他岂不是要成反复小人了?丈夫不能再辱,少公,你可懂我?
任立政无奈只得离席,准备见从北海回来的苏武。
“少公……”李陵突然叫住任立政,任立政回头,李陵半晌方断断续续地问道:“她,月蝉,她,还好吗?”
“你自己问她吧!”
李陵愣在当地,月蝉……也来了?
不久,苏武便到,见到汉朝使者泪流满面,感动异常。与单于告辞,便启程归汉,至外,心内感慨万千,竟是举杯恭贺苏武,道:“子卿还归,扬名于匈奴,功显于汉室,定可青史留名,陵与卫律之罪上通于天!子卿,异域之人,一别长绝!”李陵大哭大笑,苏武感同身受,任立政叹息不止,月蝉悄悄的泣不成声。李陵饮罢,掷杯于地,哭唱而去:“径万里兮赴沙漠,为君将兮奋匈奴。路穷绝兮矢刃摧,士众灭兮名已颓。老母已死,虽欲报恩将安归!将安归!”月蝉再也忍不住,奔向李陵。
“陵,回去吧!我一直在等你……”月蝉泣不成声,她以为早已经将李陵忘记,但是听闻李陵还活着,听闻李陵与胭脂公主只有夫妻之名,她竟是兴奋异常,得知任立政要接李陵归朝,她迫不及待的跟着来了。
听到月蝉的声音,李陵的心似针扎般疼痛,痛得他如梦惊醒。
“蝉儿,蝉儿!”他何尝不记得月蝉,那是他最美的梦,是梦啊,他不愿意醒,可是他无法沉睡,他拥月蝉入怀,他想要紧紧的抱着,就这样永远的抱着,但是他不能。
李陵猛地推开月蝉,狠心的转身背对着她,任泪水肆意的流,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异样:“回不去了,蝉儿!先皇族我全家,陇西李氏以我为耻,我已经是匈奴的右校王、匈奴的驸马!破家亡亲,身败名裂之人,复归何益?我……不能负了胭脂。你离开吧!如你所言,我们从此陌路!”李陵大步走开,他怕他下不了决心,他不敢回头,他只能快步向前,他说的并不是他想的,其实他想说:蝉儿,我背负骂名,我不能拖累你,我已经负了你,已经误了你十二年,我不能误你一生。蝉儿,找到一个对你好的,嫁了吧!你要幸福,一定要幸福!
月蝉蹲在地上,任狂沙肆虐,任发丝乱舞,任泪水和进狂沙……
6、生为别世之人,死为异域之鬼
大漠孤烟,长河落日,残阳如血,他身着胡服,望着长安,背手而立,落寞孤寂,连背影都是悲戚。自苏武离去,李陵时常会遥望长安,他知道再也回不去了,可那是他的故乡……
那晚,似是一腔悲屈再也人手不住,他在书案前立了一夜,提笔挥洒出著名的《与苏武书》:
苏武收到李陵书信的那一刻,月蝉恰巧在苏府,看了李陵的信,月蝉只觉心里赌得发慌,他怎么那么苦,他怎么那么傻,他怎么那么为难自己?陵,我懂你了,我懂你的!
当晚,月蝉挥剑斩断了三千烦恼丝,从此青灯古佛……
汉昭帝,元平元年,李陵病死匈奴,大夫言:“情至不舒,气积淤滞,气血不畅,心有郁结。”然而大夫私下曾对胭脂公主言:“右校王无求生之意,药石无效,心病难医!”
李陵在匈奴生活了二十五年,这二十五年于他而言,何止是度日如年?举目所望只觉大漠黄沙,空寂悲寂,他不忘故国,可故国的人如何记着他?贪生怕死的叛徒,卖国求荣的汉奸?天知道他承载的冤屈与痛苦、无奈与悲伤?天知道他活得有多苦?天子知道他的心到底在哪里?

附:1)辛弃疾《贺新郎》:
将军百战声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厂绝。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正壮士悲歌未彻。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常啼血。谁共我,醉明月!”

2)王维《李陵咏》:
汉家李将军,三代将门子。结发有奇策,少年成壮士。
长驱塞上儿,深入单于垒。旌旗列相向,箫鼓悲何已。
日暮沙漠陲,战声烟尘里。将令骄虏灭,岂独名王侍。
既失大军援,遂婴穹庐耻。少小蒙汉恩,何堪坐思此。
深衷欲有报,投躯未能死。引领望子卿,非君谁相理。

3)据汉书,真实的事件时间为:
汉武帝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李广卒。
汉武帝天汉二年,公元前99年,李陵战于浚稽山,兵败,迫降。
汉武帝征和元年,公元前92年,巫蛊之祸始;次年,卫太子之变,卫太子卒。说明:后人一般认为巫蛊之祸与卫太子之变是同一件事,实际上是有所区别的,“卫太子之变”是“巫蛊之祸”的一个部分,且巫蛊之祸发生在前,卫太子之变是整个巫蛊之祸的高潮,根源还是统治集团内部的宫廷政变。卫太子谥号“戾”,戾,曲也,取蒙冤受屈之意。其真正平反在汉宣帝本始元年。
公元前87年,武帝崩,钩弋子刘弗陵继位,是为汉昭帝。
汉昭帝元平元年,公元前74年,李陵病死匈奴。

作者秘淑侠仙的文集 欢迎投稿,注册或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热门排行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2013-2014 声势风行文学网( Www.Senwind.Net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34627号-1 技术支持: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