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一度烂桃花-趣味文学

发帖时间:2013-11-20 22:41

时间:2012-07-23 07:45 来源:未知 作者:花边小札@doris

天下文学网邀您欣赏 :春风一度桃花

白晓晓刚从学校毕业,进入公司实习,挂一个女设计师的羊头,就开始卖狗肉了。老板安排了很多工作给她,忙得她没日没夜,双眼通红、皮肤因为缺乏保养而略显粗糙、黑眼圈可以媲美国宝熊猫。

饶是这样一幅黑山老妖的模样,居然也有桃花找上门来。

下班后,那无良的老板晃过来,指名道姓地说:"白晓晓,甲方的老板说很欣赏你的设计风格,叫你晚上一起出去单独吃个饭。"

欣赏她的设计风格?!她一个刚出社会的小菜鸟绘图员,有什么值得夸耀的设计风格?分明就是叫她去陪酒!而且公司那么多人就叫她一个人去,一定是惹上烂桃花了。

她一脸不屑在老板眼里看来却是欲拒还迎,他笑道:"你还装,那老板说认识你,你什么时候留了这一手我还不知道呢!"

当着老板的面不好发作,白晓晓深吸有口气,告诉自己要心平气和,于是拿起包包对老板甜甜一笑:"这样的话今天晚上就不加班啦。"

老板愣了一下,有些不情愿地说:"好吧,你不用加班了。"

背着背包走出工地,白晓晓伸了一个懒腰,看着斜对面马路的情缘西餐厅,冷冷地哧了一声,且去会会那个所谓的老板吧。

她不敢夸耀自己左青龙右白虎,见神杀神见鬼杀鬼,可是跆拳道练到了黑带,又从小被老爸军事训练般培养长大,她可不会害怕这些莫名其妙冒出来找事的男人。

推开西餐厅的门,白晓晓就感觉到一股浓重逼人的香气朝她袭来,不好,难道是迷药?!她捂住口鼻,瞪大眼睛看着满室的玫瑰花,还有站在花朵中央,那朵奇葩一般的男纸。

他身材高大,面容俊朗,上身穿着一件国际大品牌耐克的运动服,下身穿一条磨白了的牛仔裤,脚蹬一双黑色皮凉鞋。

"你是谁?"她忍不住问道。

"晓晓!你不是吧,居然把我忘了,我是阿龙啊!"

阿龙,阿龙是谁?

她仔细看着那张脸,随着回忆脸色千变万化,最后归于平静。

仇龙,她懵懂年华里最隐秘的暗恋对象。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读小学、中学,她一直暗恋他,但是从来没有说出口。他们两家本来家世差不多的,但是读中学的时候,仇龙的爸爸发了一笔大财,瞬间变成暴发户,仇龙也变成了二世主,从此花天酒地,挥霍无度,身边聚集了无数想要沾光的人,也有了倒贴上来的女朋友。

仇龙这个人其实本性不错,很善良,但是家里有钱把他惯坏了,他开始逃学,和同学出去玩游戏机玩电脑,还换了好几任女朋友,最后有一次,他和隔壁学校的小混混抢女朋友,跟人家打了架,两帮人马混战,还捅伤了对方。

这件事情闹得很大,有钱也很难压下来,最后的结果是仇龙被学校开除,转去了很远的省市读书,而后,他们再也没有任何联络。

"哟,别来无恙嘛。"白晓晓微微一笑,走上前去,仇龙看着她走近的身影,正想来个重逢的拥抱,突然就觉得腹部一痛,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

仇龙捂着腹部眼泪差点下来了,不解地问道:"你为什么要打我?"

白晓晓轻蔑地一哼:"你忘了你要转学前我跟你说的最后一句话吗?"

"记得,你说以后不要出现在你面前,否则见一次打一次。"仇龙苦着脸望着白晓晓,"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你难道一点都不想念我?我可是很想你啊,可惜你都不理我,写信给你也不回。"

白晓晓愣了一下,"写信给我?我没看见。"

仇龙叹了一口气:"我写了那么多年你居然一封都没看见,唉……"

不知道为什么,回过神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坐下来喝咖啡了,白晓晓只觉得头有些痛,那惨淡的青春回忆本来可以深埋心底,可是仇龙的出现又将回忆翻出来了。

"你不知道啊,这些年我受了多少苦,我爹再也不肯给我钱,还雇了个人监督我学习,我好惨啊,好不容易熬到高考结束,我想去找你,结果被他抓到,他太狠了,揍得我满地找牙,说我毛还没长齐整天想女人,我成年了啊……"

听着仇龙越说越不靠谱的苦难回忆,白晓晓咬了咬牙道:"你要说到什么时候?"

"啊,不好意思,尽说我自己的事了,其实我也很想知道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

白晓晓叹了一口气,看着眼前这个依旧熟悉却也陌生的男人道:"其实都不重要了,我只想提醒你一句,我们在很久以前,就不是朋友了。"

她站起身,拎着包头也不回地离开,她不知道,也不想看仇龙是什么表情,只希望,永远有多远,他就滚多远。

白晓晓永远无法忘记,自己是如何十年如一日地跟随着仇龙的,他的作业她帮他写,他挨打了她帮他上药,他跟家里人吵架跑出来,是她收留他,她第一次下厨,第一次缝补衣服,都是为了他。

如果就像童话里说的那样,青梅竹马,长大了之后,她就成为仇龙的新娘。

她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变化有多快,慢慢长大的男孩子有了自己的审美观,大家开始嘲笑着说她是个男人婆,短头发、眼神冷酷,和仇龙走在一起的时候,甚至有人说他们是同性恋。

后来,仇龙家越来越有钱了,他身边聚集了很多猪朋狗友,虽然不喜欢那些人,但是白晓晓依旧像个影子一样追随着仇龙。可是,仇龙受到言论的影响,开始避开她,终于有一天,他挽着一个长发飘飘的美女到自己跟前,对她说:"哥们儿,你看,这是我女朋友,快叫嫂子!"

白晓晓在那瞬间恍如天打雷劈,看着那个甜蜜而轻浮的女孩,她只觉得这是仇龙在羞辱自己,居然让她叫大嫂。

她拂袖离去,留下一脸不悦的仇龙,而后,他们关系冷若冰霜。

他不知道,她回到家里之后,是如何撕心裂肺地哭泣。

他不知道,她是如何点火烧掉了多年以来的日记,那些围绕着仇龙的点点滴滴,都付之一炬。

他也不知道一向坚强的她会为他伤心到生病,想起每一次仇龙只要身体不好她就会细心照顾,但是自己生病却一个问候的人都没有,她只觉得恨,恨自己喜欢错了人。

一腔真心,就像追逐流水的落花,最后流逝到大海里。

哭完了,她的心也冷了,即使偶尔抽痛,她也告诉自己那只是幻觉。

过了好几天,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白晓晓老觉得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或许是自己神经过敏了,这几天的夜里,总会梦见少年往事,有时候是仇龙和她一起抓鱼,两个人看着对方沾满泥土的脸大笑,有时候是他搂着女朋友,从自己眼前冷漠地走过。

她觉得有些抓狂,老是做这些莫名其妙的梦,也许她真的要谈一场真正的恋爱了。

周末的时候,公司还要加班,老板突然又晃了过来,神神秘秘地说道:"我听说仇龙查出脑癌,死活不肯进手术室开刀,说可能会死,死前,想再见你一面。"

看着老板那复杂的目光,似乎在猜测什么,或者自己已经有了定论,白晓晓愣了一下,问道:"您刚才说什么?"

老板重复了一遍,她才听清楚。

那好像是一声雷响,轰然一下,让她完全失聪。

她手忙脚乱地收拾东西站起来,音量也无法控制地问道:"哪家医院?"

"哦,要去啊,我发你手机。"老板显然很高兴,将短信发了过来。

到了医院病房,病房里闹哄哄的一群人,白晓晓一开门,所有人都朝她看了一眼,一下子就安静了。

仇龙使了个眼色,所有人都识相地离开病房,最后走的人还把房门带上。

白晓晓把包往椅子上一扔,长叹一口气颓然坐下。

热门排行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2013-2014 声势风行文学网( Www.Senwind.Net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34627号-1 技术支持: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