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央嘉措:世间最美的情郎-趣味文学

时间:2015-09-08 15:47 来源:趣味文学网


 仓央嘉措是六世达赖喇嘛,更一位才华出众、富有文采的民歌诗人,他写了很多细腻真挚的情歌。最为经典的拉萨藏文木刻版《仓央嘉措情歌》,词句优美,朴实生动,汇集了仓央嘉措60多首情诗,如今已被译成20多种文字,几乎传遍了全世界,他的诗歌已经超越民族、时空、国界,成为宝贵的文化遗产。

  关于仓央嘉措生平,有很多种说法,无论正史也好,还是野史也罢。而仓央嘉措情歌的地位,在西藏诗坛算得上前无古人,甚至在当今繁华的大都市中有无数文艺青年成为他的超级拥趸。

  然而这样的传奇,却终是敌不过命运的洪流。

  

仓央嘉措:世间最美的情郎-趣味文学

  暗流涌动

  仓央嘉措,门巴族,六世达赖喇嘛,法名罗桑仁钦仓央嘉措,西藏历史上著名的诗人、政治人物。24岁英年早逝。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仓央嘉措出生在藏南门隅达旺纳拉山下的宇松地区。他的本籍是门巴族。

  前一年的二月二十五日,五世达赖罗桑嘉措圆寂,他的亲信弟子桑杰嘉措,为了继续掌管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事务,秘不发丧,由自己暂领一切事务。他一面欺瞒僧侣民众和康熙皇帝,私下里又派人到民间寻找转世灵童以备不时之需。选择的地点,就是西藏南部门隅纳拉山下。这里偏僻、安定,容易保守秘密,并且那里的人们大多信奉红教,即藏传佛教的宁玛派,诞生一个黄教教主出来,将有利于黄教势力的扩大。于是一名叫计美多吉协加衮钦的农奴之子就这样被选中,从此,这个名字在历史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

  康熙三十五年,康熙皇帝得知实情之后震怒,此时的桑杰嘉措无奈之下迎接仓央嘉措入宫。

  第二年,十四岁的仓央嘉措于拉萨布达拉宫举行坐床典礼,成为六世达赖喇嘛。

  无奈人生

  可是仓央嘉措只不过是桑杰嘉措为保住地位而留的后手,幼年的他他迟迟未能真正坐床登位。所以那时他读书,玩耍,吃喝,自由成长。十四岁,他进入了布达拉宫,受到严格监督学经修道。这也就罢了,但是仓央嘉措出身并不禁止僧侣娶妻生子的红教家庭,而黄教则严禁僧侣接近女色,更不能结婚成家。对于种种清规戒律繁文缛节,正值青年的仓央嘉措难以适应。

  何况彼时的仓央嘉措不过是个有名无实的傀儡。生活上遭到禁锢,政治上受人摆布,仓央嘉措内心抑郁,索性纵情声色,这既出于他对自由与爱情的向往,也是他对强加的戒律和权谋的故意反叛。

  叛逆年代

  仓央嘉措的思想和行为与他的情歌一起,在当时以严守戒条著称的黄教看来,是离经叛道。他身为达赖喇嘛,现实生活与其原本的思想发生了冲突,是出家修佛,还是在家生活?仓央嘉措从小习惯山野生活,内心的冲突也难以抑制。最终,他选择了叛逆。他常变装易名,以贵族公子的身份,于深夜前往拉萨城中,混迹于“茶坊酒肆”之中,流连于拉萨街头的酒家、民居,再后来,竟“身穿绸缎便装,手戴戒指,头蓄长发,醉心于歌舞游宴,夜宿于宫外女子之家。”在那里,他做出违反教规的“风流韵事”,也写下了情意缠绵的《仓央嘉措情歌》。

  在一首诗中他这样写道:“默想的喇嘛面孔,很难来到心上,不想的情人容颜,心中却明明亮亮。守门的老黄狗,心比人还灵,别说我夜里出去,今日清晨才回宫!住在布达拉宫时,叫持明仓央嘉措;住在山下拉萨时,叫浪子达桑旺波。”

  这一句则更为出名: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惨淡人生

  然而此时的西藏,政局动荡,政治矛盾已到达了极其尖锐的时期。康熙四十四年,桑结嘉措密谋毒害和硕特首领拉藏汗,却被发现,拉藏汗大怒,立刻调集大军击溃藏军,杀死桑结嘉措,并致书清政府,奏报桑结嘉措谋反,又报告说桑结嘉措所立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沉溺酒色,不理教务,不是真正的达赖,请予贬废。

  康熙皇帝于是下旨:“拉藏汗因奏废桑结所立六世达赖,诏送京师。”

  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仓央嘉措在押解途中,行至青海湖滨时,坐下打坐,因此圆寂。

  于是,仓央嘉措走完了他苦闷的二十四年人生。也有一说,仓央嘉措流落民间,度化众生几十年后圆寂,但无论哪种结局,都足以让人叹息。

  这一段历史,在史书中不过短短几段文字,而仓央嘉措,也不过是那个时代下的匆匆过客。但这个情僧,诗僧,却在数百年后,成为了人们无限向往的传奇。人们用各种的方式去读他,却不知道到底能了解他多少。

  甚嚣尘上

  然而如今的仓央嘉措,却成了一代文化的代表。如果有一份2010年以后的文化名人榜单,仓央嘉措入选,应该没有悬念。书店里醒目位置摆着他的诗集,被后人“续”了尾巴的四言诗,出现在贺岁档的电影里,因为太红,大量不是他写的诗,被传播者一厢情愿地冠上他的名字。

  对诗人的幻想需要他,他是活佛,是有才情的诗人,他能提供给你的除了舒畅的文本,还有大量的想象。还有他的早逝也符合人们对所有才子的向往。传说他24岁死于进京的途中,传说他死在青海湖边,和济慈、海子在同一个年岁离开世界。介绍他们,早逝是最好的开场白。

  西藏情结需要他,因为大众历来有对西藏的追捧,但到近几年,西藏已经没之前那么热乎了,附庸风雅的人会选择新的“据点”——丽江、婺源、伊斯坦布尔、布拉格……但它一旦有新的内容注入,仍然会回到主流“风雅人士”的视线里。

  风雅与小资需要他,因为不需要真假,不需要考据,很多人都承认,“只要是好听的诗谁写的都无所谓,续得挺好,研究那么透干嘛?”

  甚至只是谈恋爱或者微博赚粉丝的时候需要他,仿佛只要加上仓央嘉措四个字,就能够得到无数的认同与共鸣。

  所以仓央嘉措是谁,他是真是假,已经不重要了。流行文化需要他,人们只在乎自己幻想的是个什么形象,不在乎那个形象是不是真实存在。人们只是需要这么一个角色,无论他叫什么。

  不求甚解,或过度解读,我们早已不在乎文化本身是什么,我们总是把文化的东西快餐化,简单的东西复杂化

  而他的诗歌也一样。

热门排行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2013-2015 声势风行文学网( Www.Senwind.Net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34627号-1 技术支持: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