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子弹与一部红色经典(3)-2016经典语录

时间:2016-02-14 05:46 来源:趣味文学网

  三天后,“江抗”向西北转移行至江阴徐霞客故里马镇(今霞客镇)湖塘里,又遭“忠义救国军”侧击。吴焜亲率一个排驱赶敌人,不幸头部中弹。官兵把吴焜抬到马镇时,他已停止了呼吸。刘飞在后方医院得知吴焜牺牲的噩耗,悲恸万分。刘飞肺部伤口受到刺激,不由大口吐血。那两天,医护人员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江抗”东进五个多月后,十月初,鉴于国民党第三战区不断向新四军施压并频频挑起战端,为团结抗日,避免与国民党军冲突,以新四军东进部队为主体的“江南抗日义勇军”主动西撤,向苏北发展。

  一九三九年十月初的一个晚上,叶飞率“江抗”转移到武进以西开辟新战场,在东路雾霭笼罩的阳澄湖畔留下了四十余名伤病员和十多名医护人员。无锡抗联会根据中共无锡县委的指示,把分散在锡东、锡北等地一批行动不便的重伤员,集中到茅塘桥、厚桥,再用船送到常熟东乡、横泾地区。中共常熟县委把他们连同原来分散隐蔽在芦滩、芦荡的伤病员集中起来,安置在阳澄湖畔一个港汊的芦苇丛中。

  无人预料到,就是这片芦苇荡,成了后来许多故事的发生地。

  刘飞从苏州太平桥转移到常熟县横泾镇,先期进入阳澄湖养伤。和他一起集中隐蔽在阳澄湖芦苇荡中的伤病员,有夏光、黄烽等十多个红四方面军和闽东红军骨干,有苏南红十三军革命后裔、汇入“江抗”的东路地区“民抗”的赵阿山和吴有民,也有一九三四年组织的抗敌后援会地下斗争者。“江抗”政治部主任刘飞,理所当然成了伤病员的主心骨。

  阳澄湖地处江苏省吴县、常熟、昆山三县交界处,湖面纵横数十里,素称鱼米之乡,是宁沪杭一带久负盛名的阳澄大闸蟹产地。后方医院所在的横泾镇有八百多年历史,有建于明末清初的著名人文景观毛晋汲古阁,向东与有千年历史的古镇唐市连接,二者堪称姊妹镇。散落在两镇周围的是弯弯曲曲的河道,共有十八个泾、三十六个浜、七十二个滃,还有难以计数的荡。此地村庄大都随河道命名。

  武汉失守后,国民党在华中敌后留下二十余万人枪。“江抗”西撤时,湖区形势异常险恶,一夜之间日伪军布下数十个据点,其中,在南天门等地由德国人指导修筑了一批钢筋水泥结构的永久性工事。日伪军采取软硬兼施的手段迫使地方杂色武装伪化投降,一些国民党部队溃散后与当地反动武装同流合污,刘飞等隐身在密匝匝芦苇丛中的伤病员,成为日伪顽匪日夜追捕的对象。为了隐蔽,附近西董家浜抗日群众同伤病员约法三章:不能生烟火,不能唱歌,不能出港汊。

  后方医院既没有固定的病房,也根本不在后方,前后左右都布满了敌人的据点,在后方医院养伤,好比是阎罗殿里讨生活。刘飞入院后发现,阳澄湖地区港汊星罗、水网密布,前村后村相望而不可即,没有船只寸步难行。芦苇荡里地形十分复杂,没有人带路根本进不来,进来了也出不去,颇像《水浒传》里描写的梁山泊。湖上条件虽然十分艰苦,但却在虎视狼窥的险恶环境中,为伤病员提供了难得的隐身和养伤之处。

  刘飞入住后方医院之初,是在“水上流动病房”——小船上度过的,先后由二十四岁的包蕴和年仅十六岁的女护理员白山护理。当时,他的伤势十分严重,船上药品奇缺,医护人员又缺乏治疗经验。刘飞忍着剧烈的疼痛,一声不吭,常常面带笑容鼓励医护人员克服困难,做好医疗工作。刘飞不怕伤痛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感染和教育了后方医院工作人员,两名女战士天天用盐水给他冲洗伤口,用凡士林纱布条引流,经精心照料,一周后,刘飞的伤口不再出血,未发生恶性炎症。刘飞稍能走动,就召集医护人员讲形势,教育大家坚持革命,不懈奋斗,迎接新的革命高潮的到来,给大家以很大鼓舞。看着刘飞伤口逐渐愈合,颇有成就感的白衣战士自豪地说,我们是恢复战斗力的劳动者!来源大众日报)

,来趣味文学小说找原创短篇小说美文!

    热门排行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2013-2015 声势风行文学网( Www.Senwind.Net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34627号-1 技术支持: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