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小故事 战争搞笑趣闻-2015经典语录

时间:2015-11-14 09:05 来源:趣味文学网

  “英国人怎么这样用坦克”

  二战时,德军“海底之狼”潜艇装备先进,作战经验丰富;而赤手空拳的“奥立芙?伯朗基”号英军补给船仗着领海权和对皇家海军威慑力的过份自信,竟和护航的舰队脱离开来,满载着数百吨烈性炸药、重型炮弹以及十数辆各型坦克悠然航行在蔚蓝的北大西洋上。

  生来就是用以攻击的德国潜艇悄悄潜至补给船右舷,以两枚鱼雷突袭。鱼雷正中要害,随即引爆了补给船上的弹药,可怜的“奥立芙”整个成了只炸个不停的火药桶。德国人甭提多高兴了,他们没有理由不欣赏这百年不遇的盛景,潜艇欣喜若狂冒出海面。突然,补给船上一辆7吨重的坦克被爆炸冲击波掀上半空然后跌落下来,不偏不倚正中德军潜艇。这艘怀揣野心屡建奇功的法西斯潜艇被拦腰劈成两截,先于英舰栽入海底。一位德军中尉在被巨浪掀起时惨叫一声,却没忘了发表他对此事的独到见解:“天啊,英国人怎么这样使用坦克!”

  鱼雷改变主意了

  1942年3月的欧洲北海,天气冷得出奇,“二战”的战火却烧得正旺。这天,英国“特林涅达”号战舰与一艘从战场上撤下来的德国驱逐舰狭路相逢,免不了一番厮杀。德国驱逐舰很快弹药耗尽,只好掉头逃窜。满腔仇恨的“特林涅达”号杀气腾腾全速追击,并将一枚大威力的鱼雷送进了鱼雷发射管。

  当“特林涅达”号追至距毫无还手之力的德舰尚不足500米时,鱼雷喷出了发射管。如此距离实施鱼雷攻击,无异于枪口抵住脑门执行死刑。只见鱼雷尾部甩出一道急浪,以45海里时速直扑德舰。德国人顿时呼天喊地乱作一团,有的甚至提前跳海免遭那胆肝俱裂的爆炸。英国人兴致勃勃地拥上舰首甲板观赏德国人的末日瞬间。然而?这时奇迹发生了——鱼雷突然转向,划出一道优美的圆弧,掉过头热情洋溢地扑向自己的主人。英国人和德国人都傻了,他们从来没有这样吃惊过。“轰”的一声,“特林涅达”号中部遭受致命重创,半小时后沉入海底,可怜的英国人至死都没弄明白事出何因。

  人们推测:如果不是万能的上帝做了什么手脚的话,就只能是德国人使用了什么过于先进的防卫武器。发明并制造了这些鱼雷的军事科研人员不敢相信是鱼雷的舵盘或舵翼冻得变形而导演了这场英国人的悲剧、德国人的喜剧,因为这种可能性小得几乎不可能。

  来不及瞄准

  英国梅斯顿博物馆保存着一支特殊的步枪。从外表看,这支老式步枪并无什么奇特之处,但它的枪膛里嵌着一枚弹头,一枚朝向持枪者的子弹头。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法军士兵南史在一次战斗中追击逃亡的德军下士科涅塞,南史边追边不断地用步枪向德军下士射击。当追至俩人相距不到50米远时,南史再次举起了枪。德军下士大概觉得狼狈逃命有失德意志风范,遂气喘吁吁地收住脚步,回过身慌乱地向法军士兵放了一枪,他确实来不及瞄准,因为法军士兵南史同时也把他的胸口收入了步枪瞄准星,准备一枪了之。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来不及瞄准的一枪打得竟如此神奇——弹头刚好射入南史的步枪枪口,穿过枪管紧紧地嵌进了枪机内,而两人均安然无恙,皆大欢喜。更有趣的是,这本属德国人的“绝技”,却记入了法国人的枪膛,而枪又被英国人保存了下来,但最先考证并向世人讲述这事的竟是两名美国人。

  请君入瓮

  1937年8月,蔡延锴将军亲率19路军阻挡日本侵略军对上海的疯狂进攻,日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中国军民凭藉一腔热血誓死抵抗,仗打得异常惨烈。一天,蔡将军望着日军俘虏矮小的身材突发灵感,下令将作战掩体加深,并赶制500只小木凳。三天后,不可一世的日军再次直逼我前沿阵地,19路军前沿战士伏在加深的掩体内踩着木凳向外射击,抵挡了一阵。蔡将军一声令下,来趣味文学小说找原创短篇小说美文!,二线加大了火力,一线掩体内的战士在火力掩护下爬出掩体用绳子扯起小木凳迅速后撤,日军横冲过来,19路军一阵大火力反攻,日军见有现存的掩体便纷纷跳了进去,谁知掩体过深,没过了头顶,进去了根本看不见外面的形势,想爬又爬不出来,遂成井底之蛙。19路军战士抢住时机,冲上去往掩体内狠扔炸弹,于是掩体成了日本鬼子的坟墓。第二批冲锋的日军不知掩体有文章又想拣便宜,19路军将士故伎重演,就这样,数以百计的日军葬身掩体之中。

  该死的猫

  1917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进入中后期,德、法交战一度陷入僵局,双方各自构筑了坚固的地下工事,然后利用炮火轰击对方,但双方均未能取得激动人心的战绩。在法国东北边境地区,一个名叫福克基尔的德军作战参谋,每天抱着望远镜对法军驻区了望,然而,那里实在找不出什么能使他加官晋爵的情报。

  一天上午,一只猫出现在法军阵地山头,自然这没能躲过作战参谋深蓝色的眼睛。指挥所里所有执有望远镜的德国人都发现了这只美丽的猫,那是一只昂贵的波斯猫。第二天,那只猫又在荒无人家的小山头上出现,第三天第四天,依然如此。谁的猫?福克基尔琢磨着。其一,这决不是一只无人豢养的野猫。野猫不会跑到炮声隆隆的阵地上来找死,也不可能每天出现在同一山头。其二,周围没有人家,这只猫的主人只可能匿于地下。其三,在战争期间有闲心玩赏这种名贵波斯猫的只可能是那些达官贵人。福克基尔断言在那只波斯猫出没的山头下一定藏着一个法军指挥部,且级别不低。于是,德军调集炮火对山头进行了毁灭性轰炸,将山头夷为平地。第二天,法国军界传播着这样一条黑色消息:东北战区,一个肩负重要使命的地下师指挥部被德军重炮所毁,官兵无一生还。

  我的炮弹打偏了

  凡尔登会战后期,炮火成了左右战局的重要力量。德军依仗其多年储备的众多大口径火炮狂施淫威,而法军战备不足,炮火虚弱,处于劣势。

  1916年4月,双方炮击两天两夜后的一天,位于马斯河上游的法军某炮兵阵地弹药所剩无几,炮兵伤亡过半。不得已,指挥官只好起用一批毫无打炮经验的后勤人员临时上炮顶阵。其中有位年轻的法军下士因为对打炮怀有与生俱来的恐惧,在没有瞄准的情况下手忙脚乱中将一发炮弹打发了出去。炮弹一出膛,这位胆小的下士失声叫道:“我的炮弹打偏了!”这发炮弹的发射确证了他的无能,炮弹偏得太离谱了,德军阵地在东北方向,而炮弹飞向了西北方向。

热门排行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2013-2015 声势风行文学网( Www.Senwind.Net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34627号-1 技术支持: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